2019 04月09日

IG 映界 线上讲座推出!日本著名纪实摄影家英伸

  英伸三先生曾于1965年他29岁时就来过中国,后来也多次来到中国拍摄,如今他已82岁高龄的2018年,他第一次在上海放映并讲述自己作为一个纪实摄影家最深入的人文纪实创作——关于日本农耕时代的变化

  从1960年代到70年代的日本的经济高速增长期在农村拍摄的作品。当年和现在的中国一样,农村大量的劳动力被城市吸引了。在农村,农业因现代化建设而产生怎样的变化,农村和农民之间发生了什么,是我用照片想表达的初衷

  正如IG馆长王骅先生所说:我们如果能在30年前看到他的这组作品,我相信中国的纪实摄影一定可以走得更快更好,今天我们看这些作品仍然非常震撼,而且很明显,一个摄影师真正能拍好的,一定是他所了解的他身边的社会

  2018年9月29日晚,日本著名摄影家英伸三先生携夫人及陪同人员来到IG映界,在讲座开始前,英伸三先生带来他的多本摄影集及他手工放大的银盐照片,与IG 馆长王骅先生一同观看

  英伸三先生的夫人给王骅馆长讲述这张珍藏多年的“毛主席刘主席周总理等领导人接见参加中日青年友好大联欢的日本青年朋友并合影留念,一九六五年八月二十六日”合影,并指出当年年仅29岁的英伸三先生

  “各位好,很高兴大家在上班日的晚上很准时的来到IG,经祁洁老师介绍,很荣幸的邀请到日本的著名摄影家英伸三先生,他已经是82岁高龄了,之前90年代上海摄影家协会,曾经有过中日交流摄影团,他去拍过朱家角,所以在上海的摄影界里面,不少人对英伸三先生的了解是拍上海、拍朱家角,包括这次上海国际摄影节中展出的也是英伸三先生90年代拍上海的照片

  我之前也是停留在他拍朱家角的这些作品,但我想英先生90年代的时候他也60多岁了,在他年轻的时候拍过什么作品我很想知道,但是在中国的百度上面只看到他拍摄的放生桥,我查找了饭泽耕太郎对于对他年轻时候摄影的评论,我看到一句:“对60年代日本农村社会题材的强硬取材。”里面有强硬两个字,我一看就感兴趣了,也许是翻译成中文不太准确,但是我觉得说明一个问题,他年轻时候的作品一定有可看的,我后来问到英先生可不可以看一下您年轻时候的作品,他正好带着一本画册,我一看,实际上我的感受肯定比他上海的题材拍摄的更深入更深刻,因为他自己对他自己国土在60年代他30多岁的时候,他看到了日本当时经济的发展带来日本社会的变化,而且抓住了其中很多关键点拍摄了下来,所以我后来理解了强硬取材是什么意思,我想一会你们看到这些作品也会理解。”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 教师同时也是日本九州产业大学摄影系 硕士 的谢天老师 担任翻译

  由于场地的限制,讲座报名限制在100名,讲座区和外场都坐满了工作日下班后前来与英伸三先生相遇的IG会员们

  以下文字根据英伸三先生现场讲述,和谢天老师的现场翻译整理(仅为部分讲义)

  “我第一次在中国拍摄是1965年的8月份,当时是日中青年大交流活动,我作为日本记者协会的成员之一来到中国,在一个月的活动当中我受到了非常大的震撼和感动。当时有这么多的中国青年来欢迎我们。”

  陈毅市长参加欢迎日中交流团的晚会,英伸三先生指出照片中拿着相机的就是他自己,当时他29岁

  1987年的12月份坐着鉴真号从大板坐船来到上海,再次来到中国、上海,看到市场、街道、工厂等感触非常深,中日双方各派出5位摄影家一起进行创作和展览,当时在同济大学的暗房进行冲洗和放大制作

  英伸三先生讲述完1965年、1987年两次来到上海的创作《上海天空下》和对朱家角跨越20年的拍摄《上海放生桥故事》之后,开始讲述这晚别具意义的他拍摄日本农耕纪实的作品集《日本农村发生了什么》

  由于美国制造的脱脂奶粉大量进口和饲料费的高涨,奶酪畜牧业经营也持续了赤字。要求乳业制造商提高奶价的奶农们将收获的原乳倒入河里进行抗议

  很多家庭的男劳动力出门打工,农妇白天要做零工没办法进行耕种,晚上还要继续耕地

  由于当时日本的米价是由国家来定,农民为了能让米价上涨自己的收入能有一些提高,拜托国会议员可以提出这样的议案

  新线路通车,村民们聚集庆祝,通了铁路意味着自己所在的村子可以和城市连接起来

  英伸三先生也在回答会员提问时讲到,他拍摄的日本农耕纪实,并不是特定的工作项目,而是他出于一位摄影家的敏感度完全自发性的纪录。感谢您,英伸三先生 为我们带来这场难忘的相遇,用影像独有的语言与所有人共鸣的美好夜晚

  “感觉到精彩了吧,为什么我要请英先生讲他所拍的日本,我们如果能在30年前看到他的这组作品,我相信中国的纪实摄影一定可以走得更快更好,今天我们看这些作品仍然非常震撼,而且很明显,一个摄影师真正能拍好的,一定是他所了解的他身边的社会。”

  讲座结束后,英伸三夫妇又观看了IG会员带来的作品并亲密交流,在近凌晨的安福路300号总是有这样动人的背影。期待与两位的再次相会

  1965年 凭借《盲人——那个被封闭的社会》个人摄影展和《朝日摄影》(杂志)的《农村的电子工业》获得日本摄影批评家协会新人奖

  1983年 凭借摄影图画书《みず》(水)获得博洛尼亚国际图书展画刊奖 等



相关推荐: